少将顾三岁

混迹于语c,本命cp独普,热爱生活,热爱和平。

© 少将顾三岁
Powered by LOFTER

【原创】#语c调查问卷#本体与皮15题

ummmm就是脑洞太大的产物,想回忆一下自己与主皮的故事,顺便满足自己的YY什么的,写了十五题,喜欢的话就随意抱走啦w


1.主皮是谁?

2.为什么选择这个角色?

3.第一次见到主皮的印象?

4.满意自己磨皮哪一点?

5.不满呢?

6.点几?

7.有成就吗?

8.有黑历史吗?

9.有瓶颈期吗?

10.和主皮性格合得来吗?

11.想和主皮成为什么关系?

12.生活中有主皮的痕迹吗?

13.想和主皮一起生活在什么时期?

14.一天时间,想和主皮做什么?

15.对主皮说几句话吧?

普灭相关九题问答

1.今天是什么日子?
独:普/鲁/士灭亡七十周年。
普:本大爷正式转行七十周年。

2.七十年前的今天做了些什么?
独:读哥哥的日记。
普:病倒了,被送进了医院。

3.想了些什么?
独:如果当初我听了哥哥的话该有多好。
普:处于昏迷状态,但是梦到了很多,老爹牵着小阿西的手,他们向我笑得很灿烂。

4.来评价一下上一个问题中对方的回答吧。
独:哥哥,我已经长大了。
普:说真的,阿西,你叛逆期可比本大爷折腾得厉害多了。有时候本大爷想把你揍上天去,还是小时候可爱啊。

5.那一天害怕吗?
独:害怕,怕再也见不到他。
普:未来模糊不清,说不怕是假的。

6.那一天之后自己有什么变化吗?
独:除了更加想...

【芋组日常\脑洞】我的男孩
就是无聊时的脑洞,ooc见谅,贝什米特大家庭的日常,若能博人一笑,那真是再好不过啦。图源百度,随手,侵删。

周末,贝什米特四姐妹出门购物,贝什米特四兄弟在家休息。

尼可拉斯:【午睡】
基尔伯特:【给尼可拉斯绑上双马尾,扎上粉红色蝴蝶结】
尼可拉斯:【睡得很香】
基尔伯特:阿西,晚上吃什么?
路德维希:牛排怎么样?

尼可拉斯:【醒后无意间看到了镜子】……啧。
基尔伯特:阿西,还有胡椒粉吗?递过来。
路德维希:黑胡椒对吗?给。
爱因斯:尼可拉斯你疯了吗?!冷不丁就拿板砖砸我!傻逼!
尼可拉斯:触动你的兄长的威严,你才是傻逼。
基尔伯特:……那两个傻逼不会打起来了吧?
路德维希:【意味深长地看了兄长...

【独普】地铁上
“哦,阿西,王耀家的首都真挤。”基尔伯特挤在一群中国人里艰难地上了地铁,回头向身后墙一样的弟弟说道。
“的确,毕竟是人口大国。”路德维希一手按住兄长的肩膀一手抓紧了扶手,高大的身躯挤在早高峰的地铁里显得有点局促,“哥哥,站稳。”
“阿西咱家人口都负增长了。”年长者依旧努力地想回过身来和弟弟面对面,丝毫没有注意到列车即将开动。
“哥哥我说了,站稳。”金发青年头顶冒出了一个井字,一把拉住了因为惯性站立不稳的兄长大人,“人口负增长?我们也有责任,哥哥生个孩子吧。”
在那么多黑发的中国人中,贝什米特兄弟的发色格外耀眼,俊美的面容和挺拔的身躯格外引人注目。这对兄弟顶着无数目光在拥挤的地铁里正大光明...

【偏独普史向短篇】花语

路德维希家里有个小花园,花园里种满了蓝色矢车菊。

但是从未盛开过。

这些花是1871年他与基尔伯特一起种下的。那是一个阳光温暖而明媚的下午,他和基尔伯特把那些华丽又有点累赘的衣饰扔在了一边,沾了一身的泥土。

“哥哥,为什么种矢车菊啊?”

“矢车菊的花语是幸福,知道嘛?”

“不知道,老师没有教过呢……那它们什么时候开啊?”

“这个啊,本大爷也不知道……或许秋天会?等德意志强大起来就会开了!”

“那花开了就会有幸福了吗?”

“幸福?只要阿西想要就一定会有啦,本大爷会努力为你实现的,但你也要学会靠自己来争取啊!”

路德维希等了好多年,等到他从一个小肉团子长成了高大英俊的男人也没等来...

一见你就笑了。无论曾经发生过什么。

【改歌词】独普的小幸运。

小幸运


原作词:徐世珍,吴辉福 作曲:JerryC

原唱:田馥甄

改词:顾景安


梦中的矢车菊开满了草地

空气中弥漫着宁和的气息

可我只能看见你的背影

天空就开始哭泣

拥有你的时候却不懂珍惜

失去了才疼得刻骨铭心

为什么没能发觉与你一起

是生命最好的事情

曾经的我是多么傻里傻气

一不小心被权力迷了心

我居然渐渐地忘记

是谁在风里雨里

默默笑着守护在原地

原来你是我最想留住的幸运

原来我们和圆满曾经靠的那么近

那为我对抗世界的决定

那为我淋的雨

一幕幕都是你

一尘不染的真心

与你相遇好幸运

可我已失去为你泪流...

【独普短篇】安眠(无虐,深夜失眠产物)

“哥哥,我回来了。”路德维希打开门,带进来了一团浓而干燥的冷空气。该死的,他竟然找不到钥匙了,身处在凛冽的寒风中冻了半天翻找他的钥匙依然无果,最后终于幸运地想起来信箱暗格里有一把备用钥匙,这才进了门。当然,即使是健壮如他也冻得手脚冰凉了。

不过他可没有叫基尔伯特开门,理由很简单:万一打扰哥哥睡觉了呢?万一哥哥冻到怎么办?

所以路德维希宁愿挨冻也不要基尔伯特来开门。

“哥哥?”温暖的空气里弥漫着土豆泥的香味,路德维希已经换上了拖鞋把大衣脱下来走进了客厅,令他意外的是今天居然没有自家兄长的扑抱蹭,甚至没有一句兴高采烈的“West”。加班到深夜的路德维希心里有点怅然。

客厅里的灯都关了,只有电视机还亮着正在...

柳梢青青鸟嘤鸣。

别人的手机

東東的精彩人生:

春天来了

TOP